上海贵酒核心单品53度天青被列为白酒价格倒挂第一名存货规模同比增长3499%

尽管上海贵酒旗下核心单品53度天青此前被列为白酒价格倒挂第一名,但是,这家公司凭借极致的营销和巨大的投入,还是成为了白酒板块的增长王,上半年规模和业绩分别增长了69.73%和46.22%。

只是,将快消品的品牌打造模式,移植到白酒行业,能否让公司持续稳定增长?低毛利率、高费用率模式,如何让市场发现公司的业务价值?

另外,这家上市公司过往的跌宕起伏,以及因“贵酒”品牌与洋河股份的争议,让市场期待已久的完全更名尚未达成。哪怕,上海贵酒就是岩石股份,但证券简称仍然只能用“岩石股份”。

除了贵州茅台(600519.SH),所有白酒品牌的核心产品,几乎都发生过价格倒挂,或者仍然处于倒挂之中。

7月初,红星资本局通过调查6月底的白酒市场价格,推出了白酒倒挂排行榜。排名第一的,正是上海贵酒的核心产品,53度天青。这款建议零售价1599元的产品,出厂价1050元,经销商价格650元,倒挂400元。

价格倒挂固然与品牌价值有关。作为一个新崛起的酱酒品牌,上海贵酒的影响力自然无法与贵州茅台等品牌比。

然而,根本原因在于,库存。今年春节之后,白酒库存高企引发的现金流压力之下,经销商急于变现,导致部分白酒品牌市场成交价低于经销价,价格倒挂现象严重。

白酒行业的整体库存有多大?今年年初就有酒商对外放话:就算酒厂停产一年,库存也足以满足市场需求。

尽管白酒行业的库存大量积压于经销商环节,但是,社会库存之外,白酒上市公司的存货数据,仍然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截至2022年底,20家白酒A股中,19家存货规模同比增高,唯一的特例金种子酒存货下降,也只是为了出清。

其中,上海贵酒存货规模4.74亿元,同比增长34.99%,增速在20家白酒上市公司中仅次于泸州老窖。截至2023年6月底,上海贵酒存货规模进一步增至5.15亿元。

去年公司业绩异常割裂,营业收入同比增长80.90%至10.91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39.86%至3724.40万元。今年上半年,终于打了一场翻身仗。

在已经披露2023年半年业绩的7家白酒上市公司中,上海贵酒业绩增速第一。按照行业整体发展状况,公司的业绩增速,应该也稳坐头部位置。

上半年,上海贵酒在酱酒行业的品牌影响力从2022年的第十八位跃升至第九位,旗下经营高端酱酒的上海天青贵酿贸易有限公司收入增长接近两倍。

今年上半年,公司合作芒果TV《乘风2023》,独家冠名浦江游轮“上海贵酒号”,广告覆盖徐家汇大屏、白玉兰广场等核心地标及户外媒体,还尝试数字化营销,在618期间推出AI主理人“贵小美”。这些,砸出去的都是真金白银。

今年春糖期间,上海贵酒租下了白酒主场馆的头号展位,与C位的贵州茅台和五粮液相邻,高端大气上档次。

2022年,上海贵酒销售费用4.54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达到41.56%,在20家白酒上市公司中,断层式位列第一。

2023年1-6月,公司销售费用3.52亿元,同比增长97.37%,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仍然高达41.82%。其中,推广宣传费1.99亿元,接近翻倍。

另外,上海贵酒去年的毛利率仅为67.29%,在白酒行业处于较低水平,低毛利率叠加高费用率,导致公司整体盈利在白酒板块处于末流。

自从2016年金徽酒上市之后,白酒行业的IPO,无论是西凤酒、郎酒还是国台酒业,纷纷折戟。就连白酒链的酒仙网,也一同被无视。

希望以资本运作方式变身的白酒影子股们,海南椰岛、青海春天、众兴菌业、大湖股份、美晨生态、怡亚通、广誉远、来伊份、巨力索具、园城黄金等等,纷纷以失望告终。走到最后并成功加入白酒板块的,只有岩石股份。

不过,正当岩石股份(600696.SH)以为“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时候,剧情演变成了“花明一村又柳暗”。

上市公司的全称虽然早已从“上海岩石企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但是,证券简称仍然只能使用“岩石股份”,这就出现了上市公司名称与证券简称不相关的奇特景象。

主要原因在于,作为“A股不死鸟”,这家上市公司的曾用名太多了。你可能不清楚“岩石股份”的过往,但你一定听说过“匹凸匹”,在此之前,它还分别叫过“豪盛股份”、“利嘉股份”、“多伦股份”。当年,这家公司改名后成为妖股,想必监管层也对此心有余悸吧。

另一方面,洋河股份(002304.SZ)旗下的贵州贵酒集团有限公司,与上海贵酒的商标权纠纷诉讼,拉锯多年仍未得到妥善解决,自然影响了公司对贵酒品牌的全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