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古酒公布赴港上市计划能否成为“港股白酒第二股”?

 

自从珍酒李渡今年4月底成功登陆港交所,成为港股白酒第一股之后,白酒企业尤其酱酒企业也跃跃欲试。

6月29日,金沙古酒举办了2023贵州酿酒协会专家品鉴会。会上,金沙古酒董事长李瑞杰表示,目前金沙古酒已经与毕马威、中金公司、竞天等上市辅导机构接洽,启动上市准备工作,预计在今年深圳秋糖会上隆重签约,计划2027年完成港股上市。

这不是金沙古酒第一次公布赴港上市消息,在2022年6月25日举行的金沙古酒建厂101周年庆典晚宴暨新品发布会上,李瑞杰也曾透露金沙古酒港股上市计划,并高调宣称公司估值达500亿元。

金沙古酒能否成功登陆港交所,成为港股白酒第二股,以及公司宣称的500亿估值又是否名副其实呢?

据金沙古酒官网显示,公司源自贵州四大酱香白酒烧坊之一的慎初烧坊,距今已有一百多年的酿造传承历史。2011年,上市公司宝德集团全资收购金沙古酒,并陆续投入资金用于金沙古酒产能扩建和品牌建设,使其在短时间内实现较快发展。

此外,在今年5月21日举行的2023品牌强国国际高峰论坛上,金沙古酒成功入选中国品牌日·十大(酱酒行业)领军品牌榜单。

可以说,金沙古酒具有一定的发展底蕴和品牌影响力,同时宝德集团的资本加持也在为其发展赋能,这些都有望成为其IPO的加分项。不过,白酒企业能否成功上市,除了品牌力、资本等因素加持外,更加注重的是企业自身的营利水平、产储能力等,尤其这些方面在酱酒板块表现的更为突出。

首先,从企业发展现状来看,金沙古酒目前营收规模相对较小,大概在10亿元左右,这在整个酱酒阵营中属于第五梯度。2021年,金沙古酒营收为10亿元,出货量为640万件。目前,金沙古酒还未公布2022年具体营收规模,但从去年400多万件出货量大致可以判断出营收应该不足10亿。

在今年2月份举行的2023金沙古酒百城品牌升级赋能大会上,金沙古酒方面曾表示,2023年度营收目标生死线是9亿、中位线是15亿、天花板是22亿。此次品鉴会公布的数据显示,金沙古酒在今年上半年出货量突破305万件,同比增长242%。

不过,金沙古酒依旧未公布具体营收数据,这难免让市场产生一些疑虑,毕竟一个企业是否保持稳健发展,营收数据是最为直观的体现。况且,今年上半年,渠道去库存及产品实现顺价是行业发展的主要关键词,许多名酒企业为此也先后推出了控量挺价举措。

其次,从产能方面来看,截止2021年,金沙古酒年产优质大曲酱酒3500余吨,可窖存原酒2万余吨。在此次品鉴会上,金沙古酒方面表示,2023年预计产能将突破万吨。

产能作为衡量一个酱酒企业是否具有发展潜力的重要参考指标,在某种意义上更决定了企业在酱酒板块的实力和地位。金沙古酒目前的产能,放在整个酱酒板块中,优势并不明显,其产能不但低于郎酒、习酒等头部酱酒企业,甚至与发展势头强劲的贵州安酒、珍酒等相比也有着不小的差距。

以目前的品牌力、营收规模以及产能规模,金沙古酒能否撑起公司高调宣称的500亿估值呢?下面,我们以港股白酒第一股珍酒李渡与金沙古酒作为对比。

数据显示,2020年-2022年,珍酒李渡营收分别为23.99亿、51.02亿元和58.56亿。显然,金沙古酒目前10亿左右的营收体量,与珍酒李渡相比有着较大差距。事实上,即使仅与珍酒营收相比,金沙古酒与之也有不小距离。2022年前三季度,珍酒营收为27.64亿元,这也超过金沙古酒今年22亿的营收目标天花板。

在产能方面,珍酒同样优势明显。其2021年产能突破2万吨,2022年产能更进一步达到3.5万吨,位居贵州酱酒企业第三,中国酱酒企业第四。而金沙古酒今年预计产能方才突破万吨。

而在品牌层面,相比金沙古酒,珍酒李渡的品牌力和品牌美誉度也更高。诞生于1975年贵州茅台酒易地生产试验项目的珍酒早被行业誉为异地茅台,李渡酒业的李渡元代烧酒作坊遗址更是早已入选国家工业遗产名单等。

在品牌、营收、产能等多重优势加身下,珍酒李渡上市估值为350亿港元(目前折合民币为320多亿)。在这些层面处于明显弱势地位的金沙古酒宣称公司估值500亿,从目前来看,显然金沙古酒对自身的估计有些偏高。

值得一提是,金沙古酒曾入选贵州省2021年上市挂牌后备企业名单,但在贵州省此后发布的2022年及2023年名单中,金沙古酒均未能入选,这一定程度上也说明政府部门对其上市也并非十分看好。

此外,近年来,金沙古酒的品牌及商标似乎也存在一些争议,并且多次遭遇金沙酒业的维权。

据2022年12月5日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判决书((2021)粤03民初 7476、7477、7478号)显示,被告贵州金沙安底斗酒酒业有限公司、贵州金沙古酒酒业有限公司等四家公司立即停止侵害原告贵州金沙窖酒酒业有限公司第124667号、第9019810号、第12710481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涉及商标主要为金沙及金沙酱酒 )。其中,贵州金沙安底斗酒酒业有限公司为金沙古酒100%控股股东。

另一份来自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民事判决书((2021)苏05民初1778号)也显示,被告贵州金沙安底斗酒酒业有限公司、贵州金沙古酒酒业有限公司等四家公司立即停止侵害金沙酒业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同时要求贵州金沙古酒酒业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使用带有金沙古酒字样的企业名称等。

因此,如果启动赴港IPO,商标争议可能也会成为金沙古酒绕不开的一个问题。